打通断点 5秒出单——让中俄跨境物流更简单

时间:2019-08-22 09:41:13   
打通断点 5秒出单——让中俄跨境物流更简单 每天,来自全国各地的标准集装箱和非标超大货物通过铁路或公路向哈尔滨集结,10—15天后,它们最终将抵达目的地——遍及俄罗斯全境的123个主要城市;其实,早在货物发运之前,通过哈尔滨的数据化平台已经将繁琐复杂的物流核算、预审报关等流程“搞定”,中俄贸易买家、卖家可以像在其他网购平台一样,轻松在线跟踪货物轨迹。 将中俄物流中制约发展的断点打通,为跨境物流中的各方提供直接交流的平台,“让中俄跨境物流更简单”这个目标,在哈尔滨实现了。 100多个中俄物流“连接员”,由衷感慨“未来可期,余生都值得奋斗”。 曾经的对俄物流痛点太多 货物在俄“玩失踪” 做对俄物流数据化平台,缘于对俄跨境物流痛点太多。 今年42岁的张爽老家在牡丹江,2000年他从中国政法大学法律专业毕业,之后机缘巧合干了12年的跨境物流。2006年,张爽来到俄罗斯,在国际物流企业DHL做中华区负责人,他在赤塔一做就做了4年半。 张爽回忆说,2006年前后,俄罗斯跨境物流还处于比较原始的混乱状态,中俄之间的服务组织特别闭塞和单一,信息不对称,信息交互端口很少,交流渠道很少。他经常接到国内物流企业同行电话,说他们在国内查不到货物信息,比如不知道货物到哪了,大约几天能到,如何计算运价等问题。当问的人越来越多时,张爽意识到,中俄陆路物流信息化水平实在是太低了。 不仅货物在俄罗斯经常“玩失踪”让中方没底,跨境物流报价、运费结算更是“雾里看花”。“跨境物流核算的过程其实很复杂,并不是像国内物流那样简单的加减乘除。”张爽说,在国际物流中,每天工作量最大的一块就是核算运价。从哈尔滨到俄罗斯看上去是一条线,但其实已经被分割成若干关键段,由不同的服务商来进行分段服务:国际货运首先在国内段要找个国内货运代理人,在口岸需要找一个通关代理人,在俄罗斯段还需要找一个俄罗斯货运代理人。一般情况下,一次跨境运输多的时候需要4—5家服务商来做。因此跨境货物承运人需要咨询各段的服务商,最后才能核算出总价来。这个询价的过程一般需要24—48小时。 让信息标准化,服务标准化。把千人千价变成千人一价,把断裂的信息连接起来,把不对称的信息对接上,这就是张爽和团队打造这个平台的初衷。2013年,张爽开始把想法付诸实践,开始筹划建设对俄物流数据化平台。经过调研,张爽发现,由于中俄贸易体量和保有量小、两国国情不同等方面因素,中俄物流信息化几乎没有人做过。“过去,从事中俄贸易的人群以小商小贩居多,他们多靠常年积累的经验进行跨境贸易。”张爽说,但再小也是市场,中俄贸易在全国来说可能占比很低,但对黑龙江来说,俄罗斯就是黑龙江的主流市场。所以,做好中俄物流服务,小市场有一天也会变成大贸易。 当时行业内许多人认为中俄贸易比想象的复杂得多,建立数据化平台这一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张爽结合自己在海外跨境物流的经验,借鉴国外跨境物流先进管理模式,建立以OTO、互联网+、线上线下物流的对俄跨境平台型组织。简单地说,通过数据化作业平台提供国际物流在线核算、数据查询、物流金融、在线通关、行业协同、智能集装箱管理、物流可视化等服务。 5秒报价、在线跟踪 中俄贸易网购平台企业增量达1400% 在电脑上输入“www.rueyt.com”,俄运通跨境物流数据化平台即打开,注册企业输入起运点和目的地后,只需5秒钟就可以查询到俄铁车皮运价、中俄铁路集装箱价、中俄公路运输运价、俄铁路运输超限等级等报价信息。 张爽说,平台提供覆盖俄罗斯全境的全程可视化跟踪服务。承运人可以在平台上清晰看到他运的货物在什么位置、什么时间抵达,就跟国内可视化物流模式一样。通过平台还可以提前填报通关预审,在发运之前,平台给承运人发出中俄海关预审单,由承运人填写平台审核后,到海关可以直接通关,不需要到口岸再次填写,此举提高通关效率15%以上。“这样的好处是能提前筛选出海关编码错误、书写错误、单词错误等填报错误的信息点,比如在通关单上要填写俄文,只要一个字母错误通关单就无效。而且中俄之间海关编码不统一,同一种货物在中国是一种编码,到俄罗斯却变成另一种。只要任何一个微小的错误都会导致货物无法正常出关。”张爽说,货物滞留海关一天的费用是240元,对企业来说,费用可能不算多,但耽误的是宝贵的时间成本。“我接触的一个客户,一年光是在海关改单子,耗费的时间成本和费用就相当于一台宝马X6。” “上下游之间的服务组织都可以通过平台实现直接沟通,我们叫多利益主体的协调办公。这相当于一手托起中俄物流各方,让各方主体都能在平台上‘发声’”。张爽说,过去要卖一批货到俄罗斯,中间为买卖服务的服务商特别多,有服务公司,报关公司,口岸、铁路、海关、商检等。这其中,每段服务都是断链的,“他们之间是两两对应的,就像是传声筒,你传给我,我传给他,信息在传递的过程中不仅耗费时间,而且容易误传。我们所说的协同就是把这一件事串联起来,变成统一的整体,用最高效最快捷的方式及时处理货运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最大限度节省时间成本与物流成本。”张爽说,比如在过去运一批货物,海关对货物中某些细节进行咨询,中间服务商只能辗转找到厂家询问,而如今,海关可以和厂家越过无数中间商直接对话,很可能几分钟就搞定,时效提高60%。 经过5年的运行,平台渐成为行业翘楚,“这个平台对所有人都是免费的、开放的,因此才吸引来几乎遍及中俄跨境贸易的280多家主要服务商在平台注册。”张爽说,这些物流企业占中俄之间跨境物流全国运营主体80%左右。在俄运通平台的带动下,珠三角、长三角、华东、华南、华北等经济发达地区的初创期或成长期的外贸企业快速成长起来。2018年,平台企业同比增长1400%。 “未来,所有的操作都将在数据化的前提下进行,弱化人的个体行为,让整个物流体系更加高效,从而降低物流成本。”张爽说。 这个由黑龙江交投集团斥资3000万元打造的中俄跨境物流数据化平台也是目前全国唯一的中俄之间的数据化物流管理服务平台。“我们的目标就是打造以黑龙江为主体,以哈尔滨为中心的面对俄罗斯的物贸服务综合服务平台。先做服务,然后优化物流,面向全国,全面打通对俄贸易大通道。”张爽说,2018年俄运通平台全年营收总额5.55亿。 无数次谈判攻克一个个节点 中俄物流今非昔比 在张爽的朋友圈里显示2018年飞行大数据,国内飞行51次,相当于每周一次出差,飞行时间140个小时,78710公里飞行里程,超过全国98.9%的客户。而“空中飞人”的状态从2014年就开始了,飞到企业所在地一对一见面谈,甚至开国际会议时轮流谈,跟客户谈诉求,谈需要,谈资源。商谈的内容集中在平台使用功能上,“接受功能定制和各种吐槽”,张爽的这条朋友圈甚至接到了上百条回复,“有的货运代理公司说,我们想开通一种结算管理权限,这样货物承运完毕后可以直接在网上支付。有的公司说,能不能帮我们融资借贷,等货款回来再结算。”张爽说,客户的每一条要求我们都会认真对待,事实上,如今这些问题我们都帮助他们解决掉了。 正本最关键的是要清源。 张爽知道,平台给跨境企业提供的各种便捷服务固然重要,但从根本上疏通对俄物流瓶颈才是问题的关键。因此,代表中方对俄物流企业参加中俄道路运输会议成为近几年工作的重中之重。 张爽说,中俄道路运输一共有6个分委会,有汽运组、铁路组、过境组、口岸组、合运组。每一次谈判都需要2—3天的时间,每次几乎都要一直谈到凌晨。“三天的会议,其实有效信息不多,更多的是对相互的理解和包容。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是‘鸡同鸭讲’,双方说的根本不是一个事,因为中俄双方立足点不同,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也不一样。即便是同一个国家的,交通管理部门和交通运输企业关注的点也不相同。”张爽说。但谈着谈着,谈到最后大家都认识到了对方的难处,互相理解,同频共振,才是最终的目的。 张爽说,中俄交通运输会议解决的是中俄道路运输中的关键性、政策性问题,比如通关效率低,俄方口岸通关设备少、工作时间短等,都是通过一次次的谈判逐渐梳理完善的。以俄方工作时间为例,各个口岸都不一样,有的俄方口岸短的一天只有4个小时工作时间。为了加速通关,中方要求延长到8个小时、16个小时甚至24小时。但在最开始,俄方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坚决不同意。俄方表示,口岸工作人员少,无法满足长时间工作,如果从其他口岸调人,其他口岸的通关效率势必受到影响。“俄方其实也看到了中俄贸易的巨大市场,他们从内心也想加快通关,但受制于俄罗斯国内各种要素制约,他们不能一下满足高速增长的需求。所以俄方在一点一点松口,应该说,中俄双方没有一个人从主观上想给对方设置障碍,我觉得这就是最根本的大趋势。”张爽说。 中俄物流谈判每一次进步,背后都是中俄双方的努力与付出。每谈到一个问题,几乎都涉及海关、商务、口岸等各个部门,中俄双方每一个部门必须都认可才能达成共识。所以不是每次谈判都能谈成,“这次谈不成,下次接着谈。”张爽说,每一个中俄道路运输上的细节,都是经过无数次的谈判才达成一致的。 参加无数次中俄物流运输谈判,张爽对中俄道路完全开放这次谈判记忆犹新。作为汽运组代表企业,张爽说,过去中方陆运服务商只能在俄方指定的道路上运输,不管这条道路是不是拥堵或者绕道。“全面开放道路意味着从监管到物流开放度将达到前所未有的提升,因此中俄双方都有顾虑。”张爽说,在经过几年的运行后,中俄双方都看见了中俄跨境物流在逐渐走向规范,因此全面开放的时机逐渐成熟,中俄双方决定从2019年1月1日开始全面开放公路。 说是谈判,其实私底下,张爽与大多数俄方运输企业代表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平时见面除了谈工作,其余时间都是喝酒侃大山。但在谈判桌前,双方分别代表两个国家的利益,因此,谁都不苟言笑,对涉及到的每一个问题,双方都做了精心的资料及数据准备,显然都是有备而来,谁也不会因为是朋友而放弃本国利益。 贸易的提升很大因素取决于物流的发达程度,物流的发展促进贸易的便利。“比如过去运一车水果运费是4万元,在物流改善的情况下,物流成本降低到3万元,贸易成本就降低,贸易量就越来越多。”张爽说,从中俄跨境物流来看,近两年,从班列运输,到公路全面开通,到PR全面通关,中俄物流变化非常快,并逐渐从量变上升到质的改变,这也从侧面看出中俄双方推动跨境物流的力量和决心。 哈尔滨5个集货仓满负荷 以哈尔滨为中心的中俄物流集散基地正在建设 在哈尔滨市香坊区赣水路8号爱地大厦6楼,俄运通跨境物流数据化平台服务中心的上百名工作人员紧张地忙碌着。“北京时间上班,莫斯科时间下班”,张爽和团队成员几乎每天到晚上9时才结束当天的工作。加班常态化是因为跟俄罗斯有时差,“我们快下班了,人家才刚上班,因此倒逼我们跟着俄罗斯时间走。”张爽说。 张爽的工作很杂,商贸、物流、技术三大块都要统筹运作。一般上午时间,张爽都在集中处理中国客户的需求,对前一天的和当天的问题进行汇总和梳理,下午时间集中处理俄方的问题。“我对员工的要求是小问题必须当天处理完毕。2018年全年订单量8万多单,平均每天220单,因此服务速度必须跟得上。今年力争实现10亿元的目标。”张爽说。 “我们是优质商品的搬运工。”2019年1月23日,还有10多天就要过春节了,与忙着采购年货的普通人不一样,张爽每天忙着向各处调运集装箱。“由于春节前出货量激增,青岛、天津、上海运往俄罗斯的集装箱告急,6天时间里200多个集装箱都拉走了。许多企业着急发货,各地仓库却没有集装箱可以装货,张爽每天都在与各地打电话沟通,电话常常一打就几个小时…… 2019年7月15日,结束了在满洲里的调研,张爽看到,满洲里仓每天装卸20车场地明显不够用,急需解决大件超限货物出境方案。此外,俄罗斯后贝加尔湖边境仓、克拉斯诺亚尔斯克6000平方米木材集散场站、伊尔库茨克果蔬集散中心、哈尔滨的5个集货仓都处于满负荷状态。眼下,俄运通第一步解决跨境物流瓶颈的问题已基本实现,第二步“让跨境买卖更舒服”正成为攻克难点。“所谓买卖更舒服其实就是解决跨境贸易的细节问题,比如侧重服务本省跨境贸易企业,用平台的服务去聚集企业,让企业享受到平台的服务,让服务不断升级,服务范围不断拓展。让企业用到最后离不开我们,不得不一直跟着我们走,进而第三步打造整个黑龙江的大通道、大物流、大交易跨境产业集群。未来要发展成以哈尔滨为中心城市的中俄物流集散基地,主推高附加值物流和时效性物流。”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Address

中国(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黑河片区管委会
地址:黑龙江省黑河市通江路82号
Tel:0456-6104397
传真:0456-6106888

E-mail:hh_ftz@163.com

7991408c-accf-4021-ac70-35f8b5cc6a6c.jpg